會員專區

本週
投稿主題

和家人的點點滴滴

各期優學日報

文章搜尋

標題 內容 帳號

首頁>第336期>校園新新聞

《第336期》

2014-06-16~2017-12-31

上一期 | 回本期

字級: 小 中 大 巨 | 0 |轉寄 |點閱:340

《教育這種病》真與直的辯證

lisa(lisa87681185) 於2017-03-16 09:43報導

有些同學很認真地看待「真」與「直」,非常瞧不起虛偽的人,不過他們認定的虛偽範圍可真是無限寬廣,即使是一般問候語,諸如「你好嗎」、「我很好」都算是虛偽的表現,他們認為明明就不好,說我很好根本就是虛偽。

於是在此邏輯之下,「你很白痴」、「問這種什麼智障問題呀」、「他這麼白目,被欺負根本是活該」等很「直」的言語,就這麼隨時從嘴裡噴出,毫不考慮別人的感受。如此這般有「某種氣體」就放的說話方式,真的是直嗎?

我想這應該是粗魯,應該是「自我中心」的極大化。
這類很「直」的同學有時會很「真誠」地規勸朋友,例如,「你經常在宿舍裡睡到中午,很多早上的課都蹺課,再這樣下去,我看你肯定會被退學,我們是好朋友,為了你好我才說這些,你聽了別生氣。」話說完了,朋友也聽到了,但朋友的狀況有改善嗎?大家都知道應該不會,說話的同學也知道,既然知道說了也不會有任何改變,為何還要說?真的是為朋友好嗎?其實是直接說出來感覺比較爽快罷了,與其說是為朋友好,不如說是為了自己爽,還更真誠些。若是真心想幫助朋友,或許找一天坐在寢室書桌前,故意唉聲嘆氣讓常睡到中午的朋友聽,透過關懷來解決朋友的問題(請參考以下情境對話)。

朋友好奇地問:「你怎麼了?在嘆什麼氣?」
你:「沒什麼啦!」
朋友:「有事就說出來嘛,別悶在心理。」
你:「嗯......就是......最近老是爬不起來,我已經曠課好多次,很擔心老師會把我當掉。」
朋友:「唉!我也是......」
你:「你覺得我該怎麼辦?」
朋友:「我也曾想過這個問題,但知道是一回事,做到又是另一回事。」
你:「我覺得如果有人可以幫忙提醒,並且陪我度過難關,或許對我來說會容易一點。」
朋友:「我也是這麼想,不然我們一起互相提醒對方注意時間,一起激勵早睡早起,你看如何?」
你:「好啊!太好了!謝謝你能耐心地幫我、陪我。」

這樣的用心才是真心對待朋友,而不是真心放縱自己。這樣的對話或許不夠直,卻「誠」意滿分。朋友或許察覺到你的「虛偽」,但會感動於你的細心關懷,正是「良言一句三冬暖,傷人一語六月寒」。教育系統一直以來都是以培養健全人格為目標,這個目標幾乎沒有教育者會反對,但如何達到這個目標,使用的方法、手段卻有眾多分歧的看法。

語言既然會限制思想,教導學生使用高雅的字詞、尊敬的稱呼會是很好的基礎。日語的敬語特別多,日本人也以多禮著稱,而日本社會的乾淨、有禮、尊重,以及不喜歡麻煩人的特質,更是國人所敬佩,可見語言能反映文化。

國內近年流行一股風氣,鼓勵大家說話要俗又有力,認為這樣才有「臺味」,遙想當年林獻堂、蔣渭水說起話來應該超沒臺味吧!可能這兩位前輩還會被調侃說話這麼文謅謅又做作呢。

讀書是為了變化氣質,氣質從何而來?不就是講話的內容、語氣和場合的配合,有一回幾個老師一起在餐廳裡聚餐,其中一位年紀很輕、未婚的男老師,被鄰桌一位面貌姣好的女子吸引得目光呆滯、語無倫次,正當大家商量如何鼓勵他勇敢、主動去要電話時,這位鄰桌美麗女子的手機響起,接著她開口說話......,然後大家同時互看一眼,目光驚懼地緩緩搖頭,因為未開口說話時,同桌老師大多覺得她應該是位難得一見的對象,但是開口說話以後,展現出措辭粗俗、言語粗暴,顯然家教不佳的一面,那種反差之大,有如看到一朵嬌豔欲滴的鮮花,靠近一聞,卻聞到一股奇臭無比的婆羅洲大王花之味。
本文節錄:【教育這種病】一書

(臺北市中正區優國小優國小班)
這篇文章讓你覺得?
  • 開心

  • 溫暖

  • 難過

  • 誇張

  • 有趣

  • 感動

   

本分類其他文章:

娛樂體育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