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專區

本週
投稿主題

和家人的點點滴滴

各期優學日報

文章搜尋

標題 內容 帳號

首頁>第336期>校園新新聞

《第336期》

2014-06-16~2017-12-31

上一期 | 回本期

字級: 小 中 大 巨 | 0 |轉寄 |點閱:464

細胞殘存記憶──器官移植的美麗故事

lisa(lisa87681185) 於2017-01-09 09:55報導

有些醫師認為接受器官捐贈的病人,在手術後有口味與心性的改變,是因為「細胞殘存記憶」(Cell Memory),讓原先器官擁有者的種種,透過此一方法而傳到另一個人身上。

絕大多數的醫師,包括我在內,並不相信有這種現象,畢竟不是所有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都有上述的身、心、靈轉變,而那些有改變的人,其轉變更不見得和捐贈者相同。但高爾克並不認同大部分醫師的論點,她以克萊爾·西爾維亞(Claire Sylvia)為筆名,將自己的故事寫成小說《換心》(A Change of Heart ),而且蒐集了許多「細胞記憶」的故事,其中,我最有感覺的是以下一對美國夫妻的案例。

這對美國夫婦在大雨滂沱的高速公路上趕路,不過兩人卻因為某些事情而冷戰著,一路上只聽見雨刷快速撥著雨水的聲音。很不幸的,這對夫婦因為車禍被送進醫院,擔任駕駛的丈夫因為傷重造成腦死,而全身多處骨折的妻子則幸運存活。她在身體極度痛苦之際,勇敢地將丈夫的心臟捐贈出去,以救活一位因為心臟衰竭而瀕死的病患。

半年後,妻子在醫療人員的努力救治之下,完全康復,可是她的心中卻一直放不下一件事─覺得沒有好好向丈夫道別。於是,轉而求助向她勸募器官捐贈的社工人員,希望他能找到那位受贈者,她想對他身上、曾經是丈夫的心臟,說聲再見。社工覺得相當為難,因為在美國醫療體系裡,器官捐贈者的家屬和受贈者是不可以直接見面的,但他拗不過那位妻子的請求,於是打破慣例和受贈者聯絡,不過他也先言明,對方是可以拒絕的。想不到那位受贈者竟然毫不考慮就答應了。

約定見面的那天下午,受贈者不知什麼原因遲到了,忐忑不安的社工在漫長的等待下有些心虛,提醒那位妻子「受贈者是可以不用來的」,而且還建議她打退堂鼓。

「不用,我的丈夫快到了,我可以感覺得到!」果真在幾分鐘後,受贈者推門走了進來,讓社工著實嚇了一大跳。

受贈者是一位高中生,雖然和那位妻子初次見面,彼此卻有說不出的親切感,兩人很快就熱絡地交談著,彷彿是家人一般。那位妻子的願望終於達成,她輕撫著受贈者的胸口和丈夫的心臟道別:「寶貝,我對不起你,沒有親口和你說聲再見。」

這樣舉動讓受贈者感到十分舒暢,因為他接受完心臟移植這半年來,始終覺得心頭有千斤重擔,即使檢查數據都顯示心臟功能良好,但是他一直感到鬱悶難以抒發,如今卻在這樣的觸摸下完全恢復。

最後兩人依依不捨地道別,臨行前那位高中生說出了疑問:「為什麼這段時間,我一直聽到車子雨刷在擦窗戶的聲音?」

那位妻子聽到這樣的問題,眼淚不禁奪眶而出,把對丈夫的思念宣洩個夠。讀者們對上述的故事會不會覺得毛骨悚然,認為它是長久以來科學界無法解釋的「靈魂出竅」?或是「心電感應」? 如同我前面所說,支持細胞有原先主人殘留記憶的人,一定認為這是最好的證據。

我不是不相信這些無法解釋的事情,而是因為不知其存在的道理,而不附和。總之,不管是「細胞記憶」也好,或是「怪力亂神」也罷,都只是說故事的材料,你相信也好,不信更好,畢竟這些神祕而不可解的事,早晚會水落石出,只不過到那時候,我們都不在世上了。



(臺北市中正區優國小優國小班)
這篇文章讓你覺得?
  • 開心

  • 溫暖

  • 難過

  • 誇張

  • 有趣

  • 感動

   

本分類其他文章:

娛樂體育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