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專區

本週
投稿主題

和家人的點點滴滴

各期優學日報

文章搜尋

標題 內容 帳號

首頁>第336期>校園新新聞

《第336期》

2014-06-16~2017-12-31

上一期 | 回本期

字級: 小 中 大 巨 | 0 |轉寄 |點閱:866

【在最暗處看見光】遇見淑琪姐,心念轉彎

lisa(lisa87681185) 於2016-07-07 12:22報導

重建生活秩序的過程中,我見過不少心理諮商師,雖說是為了讓我走出失明的陰霾,重啟新生活,但實際上對我卻沒有任何成效。

直到小雞上網搜尋到提供諮商而本身也是視障者的郭淑琪,帶我去一探究竟。淑琪姐沒有心理諮商師的專業背景,她罹患遺傳性視網膜色素病變而失明多年,很能理解視障者面臨的各種困境,對我們的無助也能感同身受。

淑琪姐不說客套話,也不會主動安慰人,卻是個很有正義感、很直率的人,聽到不公不義的事情會拍桌子大罵;或者應該說她不把自己當成障礙者,也不會將別人視為需要特別照顧的障礙者。

很多人說是淑琪姐改變了我,其實她只是教我如何做回原本的自己。我轉過頭才發現身邊還有那麼多愛我的人,媽媽無怨無悔地照顧我,仲瑜為了陪伴我,辭掉工作回台灣,還有一群在交大認識的好朋友,他們都默默地關心、支持著我。

她用生命告訴我的事
回到交大念研究所之後,和淑琪姐見面的次數愈來愈少,偶爾打電話問候她,另一端總是傳來酷酷的聲音說:「我很忙,沒事不要找我。」

準備博士論文口試前夕,難得接到淑琪姐的來電,她語重心長地說:「小甘,你是有能力的,我不會看走眼。要相信自己,把你想做的、應該做的,趕快去完成;盡可能幫助別人、影響更多人,過程可能會很辛苦、很挫折,也可能遭人誤解或曲解原意,但你知道自己做的是對的事情,就不要猶豫,放手去做,因為你的堅持與努力、你做的事情可能改變那些已成為或正成為障礙者的一生。」

晚上回到宿舍後,在電話中和家人談到淑琪姐講的話,他們感覺聽起來有種傳承的意味;第一時間我沒想那麼多,卻隱約感覺可能出了什麼事。後來輾轉得知她罹患大腸癌末期,手術後,她誰都不肯見。

我氣她為什麼打電話時沒告訴我她生病了,即使我嘴上說著氣惱,但心裡惦記更甚,耐不住著急,從新竹直奔回台北,總算找到她了。

沒想到再次見面已是天人永隔,而我沒來得及道別。
每個人的死亡率都是百分之百,只是通常無法知道何時會死而已,換句話說,活著的我們不過是尚未被處決的死刑犯。而這「絕對死刑」的執行時間及方式,不論我們有多麼不捨得、多麼不願意,還是無法翻轉既定的天命。

淑琪姐的告別式在畢業典禮過後,我刻意帶著博士班畢業證書和仲瑜一起去送她最後一程。

我走到靈柩前,在她面前放上鮮花,拿出被雨打溼的畢業證書,說:「淑琪姐,我畢業了!記得喔,我欠妳一頓素食大餐。我們一定會再見面,妳先去另一個世界幫我探路吧。」


我和淑琪姐的接觸只有短暫又密切的一年,我相信自己會遇到她是有原因的。她從來不直接告訴我應該做些什麼,而是以身作則地做給我看,無形中似乎在我身上埋下了一顆希望的種子,隨著我的能力逐漸茁壯、生長、繁衍,或許終有一天得以蔚然成林。


本文節錄:【在最暗處看見光】一書

(臺北市中正區優國小優國小班)
這篇文章讓你覺得?
  • 開心

  • 溫暖

  • 難過

  • 誇張

  • 有趣

  • 感動

   

本分類其他文章:

娛樂體育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