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專區

本週
投稿主題

和家人的點點滴滴

各期優學日報

文章搜尋

標題 內容 帳號

首頁>第336期>校園新新聞

《第336期》

2014-06-16~2017-12-31

上一期 | 回本期

字級: 小 中 大 巨 | 0 |轉寄 |點閱:1264

死於毒酒的詞中帝王李後主

lisa(lisa87681185) 於2015-11-25 10:20報導

羅衾不耐五更寒。夢裡不知身是客,一晌貪歡。
獨自莫憑欄,無限江山,別時容易見時難。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。~〈浪淘沙〉
在使臣嚴厲眼神的威逼下,李後主硬生生把藥酒灌進喉嚨,痛苦地死去。據說此日恰是七夕,也是死者的生日。朝廷隨即發出早就準備好的訃告:故「左千牛衛將軍」、「隴國公」李煜因病不治,皇帝輟朝三日以示哀悼。頗為諷刺的是,在這堆聽起來很榮耀的頭銜裡,宋太祖趙匡胤曾經賜給他的、帶有侮辱性的「違命侯」被徹底刪除了,主人還官升一級,由侯爵晉升為公爵。
相傳李煜喝下的是「牽機」藥酒,服後頭足如弓狀掙扎,痛不欲生,狀如牽機,折騰了好久才斷氣,死得極慘。所謂「牽機藥」即中藥馬錢子,含「士的寧」及「馬錢子鹼」,是極強的中樞興奮劑,大量攝入會強烈抽搐。成人一次口服士的寧五到十毫克就會中毒,三十毫克即可致死。馬錢子的毒性也很劇烈,致死量只需約十克(二錢)。病患中毒後會出現全身僵直性痙攣,伴隨雙目凝視、牙關緊閉,面部會出現一種詭異而可怕的獰笑—直至呼吸肌麻痺而死。南唐後主李煜之死狀「前頭足相就,如牽機狀」,與之大致相符。
做為亡國之君,李煜可選擇的道路無非是自殺殉國或苟且偷生。他雖不懂政治,但終究是文人,試圖選擇前者,但軟弱的個性使他沒有勇氣像商紂王一樣撲向熊熊烈焰。
於是,李煜與眷屬、臣僚、宮人一眾在宋軍的押解下,「最是倉皇辭廟日,教坊猶奏離別歌。垂淚對宮娥。」途中,他心中五味雜陳,留下〈渡中江望石城泣下〉一詩:「江南江北舊家鄉,三十年來夢一場。吳苑宮闈今冷落,廣陵臺殿已荒涼。雲籠遠岫愁千片,雨打歸舟淚萬行。兄弟四人三百口,不堪閒坐細思量。」悲涼而不能自勝啊!
為顯仁政,太祖趙匡胤表面優待,但仍封「違命侯」以示侮辱,繼之軟禁監視。名為公侯,實則囚徒。有人常把李煜之死歸咎於宋帝怒其故國情思、復國嫌疑。「多少恨,昨夜夢魂中。還似舊時游上苑,車如流水馬如龍;花月正春風!」那是斬不斷的鄉愁和追思。
更令宋太宗氣惱的是,李煜居然還寫下這樣的感慨詩句:「異國非所誌,煩勞殊清閒。驚濤千萬里,無乃見鍾山。」(五絕.亡後見形詩)不安安分分做大宋的臣虜,一心惦記著南唐,身在大宋領土竟還詛咒其為異國!其實宋主也有兩條路可選,一是讓他安度餘生,一是剝奪其生命。李煜降時,宋立國已多年,國本強固,勢頭正盛,南唐復國無異於癡人說夢,且以李煜的政治智商,更無成事可能。
從趙匡胤到趙光義,他們其實一直在偷偷觀察這位皇帝俘虜,都知道此人的文學才華。趙匡胤不殺,一是故意手下留情,以觀後效,看看李煜會不會夾起尾巴做人,在文學上收斂一點;二是當時還有周邊的小國未被大宋征服,趙匡胤希望留下一個明君、仁君的印象,好讓敵國子民歸附,減輕敵國的抵抗力度。至於趙光義,此人私德、心胸本來就遠遠不如其兄,手段毒辣,外表正派而內心邪惡,再說此時大宋把周邊小國都差不多收拾完了,沒必要再施予懷柔政策了,而偏偏一介文人李煜不懂政治,不識時務,不知好歹,不要說做戲假裝歸順了,連超一流的文學才賦都不懂稍加收斂,不僅曾與金陵舊宮人書曰:「此中日夕,以淚珠洗面。」更以一首首泣血的絕唱,讓自己這亡國之君成為必將流傳千古文壇的「詞中帝王」,真應了那句話:「國家不幸詩家幸,話到滄桑語始工。」可趙光義看到的不僅是哀婉,更有一股十分刺鼻的憤憤不平之氣!
宋太宗最終狠下殺心,選擇了讓李煜的生辰變忌日,而且還極其狠心,不賜一尺白綾,而是賜下令人痛不欲生的毒藥酒。如此看來,倒是看似文采粗陋,只會「樂不思蜀」的阿斗劉禪,不管是真傻還是深層偽裝,生存智慧好像高一些,得以安享晚年。
本文節錄:【歷史課聽不到的奇聞:那些你不知道的醫療外史】一書

(臺北市中正區優國小優學網客服中心)
這篇文章讓你覺得?
  • 開心

  • 溫暖

  • 難過

  • 誇張

  • 有趣

  • 感動

   

本分類其他文章:

娛樂體育通